去年净利逾7000万却领困难企业补贴款

近日股市迎来“春节红包”行情。而对于经历又一年“微增长”的车企来说,来自政府拨发的补贴款大红包,更可缓解生存压力,或推高业绩报表。近日,多家汽车上市公司均披露收到政府补贴款,一些公司收到的红包均是以亿元计,再次拉开了汽车业补贴式发展的冰山一角。

对于整个新能源客车行业而言,四部委在今年农历春节前夕悄然发布的《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可谓是惊醒了许多“梦中人”。内涵更丰富、要求更高的新政,在对于新能源客车产品的续驶里程、电池能量密度、车长等方面都提出了相对应的要求,而补贴金额的下降也对国内新能源客车行业造成了一定的“杀伤”。一时间内,新能源客车相关新闻都与“失血”二字联系在了一起。

3月6日,安凯客车(000868.SZ)发布了2010年年报,公司利润总额达80,510,526.07元,同比上涨204.8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3,335,710.54元,较09年增长201.74%。

汽车业的“补贴式发展”是一个老话题。在2011年8月,南方日报就曾刊发深度报道《“补贴式发展”:
汽车业的兴奋剂还是毒药?》,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业内专家指出,“补贴式发展”是一把双刃剑。车企如能用好补贴政策,将能强身健体;若患上补贴依赖症,就会陷入“短视效应”。

而近日,多家新能源客车企业发布公告称,企业收到国家《2016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补贴清算资金预算指标的通知》,多家企业将收到当地财政部门的补贴资金。这份及时的补贴资金就好比一碗补血的“四物汤”。

尽管净利润增长幅度让市场瞠目,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却同比下降了0.13%。更让投资者不解的是,尽管安凯客车年报中称其在2010年各项主要经营目标均超额完成,企业运营的质量和效率得到全面改善。但在其享受的政府补助中,却赫然出现了“困难企业岗位补贴、困难企业补助、困难企业补贴冲减管理费用调整”三项共计871,200元的补贴款。在新能源客车、国际业务中亮点频现的安凯客车为何会位列“困难企业”?

现在的新问题是,在主管部门正在着力推动的新一轮企业兼并重组大潮中,包括一些畸形“补贴式发展”在内的地方保护现象,是否会继续保护落后生产力,成为产业整合的绊脚石?而在诸如新能源汽车补贴推广等问题上,也仍然将面临“补生产还是补消费”的诘问。

中通客车

沾光投资收益和财政补贴

车企纷纷获政府补贴

笔者从中通客车4月19日发布的公告中了解到,中通客车于2018年4月18日收到聊城市财政局《关于下达国家补助2016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补贴清算资金预算指标的通知》(聊财建
指[2018]14号)的通知,根据该通知的要求聊城市财政局将转支付公司应收2016年度国家新能源汽车推广补贴款230365万元。

有财务分析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指出,安凯客车2010年净利润的大幅增长主要受益于投资收益的飙升及政府补助的红包,加之公司此前的利润水平也不高,因而利润增长率才高达201.74%。

据长安汽车昨天发布业绩预告,公司2012年度净利润预计大幅增长44.64%至65.30%,达到约14亿元至16亿元。长安业绩的上升主要来自自主品牌汽车盈利能力的上升,以及合资公司长安福特投资收益大幅增加。此外,长安也指出,来源于政府补贴的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3.9亿元,也即占到净利润的比例超过两成。长安汽车在12月底曾公告,2012年共收到两方面的财政补贴资金6284万元,包括来自重庆市的增产增销奖励4000万元,以及来自中央的技术创新资金2284万元。

由于2017年国家新能源客车补贴标准大幅减少,受此政策的影响,中通客车产品毛利率下降幅度较大,造成公司2017年度利润同比大幅下降。在中通客车年初发布的2017年度业绩预告中称,中通客车预计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7000万元-23000万元,同比下降70.98%-60.75%。

根据公司年报,由于安凯客车持股40%的联营安凯车桥在2010年刷新出了20.15亿元的销售收入纪录,安凯客车也就借力实现了18,999,300.24元的投资收益。从而,公司2010年投资总收益增长至22,351,025.55元,较去年同期上涨89.75%。

去年,东风汽车股份则依赖政府补贴而可望扭亏为盈。该公司在一个月来两次发布收到政府补贴的提示性公告,包括控股子公司郑州日产获得郑州市财政拨付的扶持资金1.2亿元,以及襄阳市财政拨付的产业发展专项资金6402.9万元。东风汽车股份第三季度报告披露,期内亏损约7748万元,盈利同比大幅下降5.5倍。

因此,此次款项将直接冲减中通客车应收账款,该笔资金到账后,将有效的改善中通客车的现金流量,减少融资成本,对经营业绩产生积极的影响。

而多年来一直稳居财政补贴大户的安凯客车,在2010年又如期收到了地方政府的大红包。根据公开资料,2010年,公司共收到财政补贴13,726,311.99元,公司的营业外收入也应声上涨53.84%。

海马汽车近日预告,2012年净利润预计下降40%至60%,为1.3亿元至1.9亿元,利润下降的一个原因就是来自政府补贴的大幅减少。有关证券分析报告认为,海马今年拿到的补贴仍可达近亿元,占到其利润的大部分。

宇通客车

如果将补贴与投资收益合计,两项总额高达36,077,337.54元,几乎占据了公司2010年净利润的半壁江山。

在客车行业,大额政府补贴也是家常便饭。安凯客车近日披露,该公司及两家控股子公司去年收到各类政府补助资金约3094万元,其中包括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补贴等各类名目多达30多种。安凯表示来自政府的补贴将对年度净利润产生积极影响。

在中通客车收到通知的次日,宇通客车也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8年4月19日收到郑州市财政局转支付的公司应收2016年国家新能源汽车第二批推广补贴款586022万元(上述款项系截至2017年9月30日宇通客车2016年所售且累计行驶里程达到3万公里的新能源汽车对应的推广补贴)。

电池多靠租赁与外购?

一些领先的民营车企,也由于政府补贴而推高业绩。比亚迪去年上半年净利润下降逾九成至1627万元,而期内比亚迪获得汽车及相关产品研发活动补助、长沙汽车基础研究基金补助、节能汽车扶持奖励等政府补助高达2.2亿元。

虽然宇通客车在2017年新能源客车销量榜上高居榜首,但依旧受到了客车行业需求下降的影响。在其发布的2017年年度报告中称,2017年宇通客车实现营业收入332.22亿元,同比下降7.3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1.29亿元,同比下降22.62%。

在2010年年报中,安凯客车一如既往地将新能源客车列为其首要营业亮点。而近日来,受益于即将出台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的预期,在新能源光环笼罩下的安凯客车股价也表现的非常给力。从2月9日至3月9日,虽大盘阴晴不定,可安凯客车股价却稳健的上涨13.02%。

去年上半年,吉利汽车净利润达到10.2亿元,同比增长9%,成为少数几家取得利润增长的车企之一。但其中来自政府补贴收入为6.34亿元,占到税前利润的50.3%,占到净利润的62.2%。

同时,宇通客车在近期出炉的2018第一季度报告中提到,其在第一季度因毛利率下滑、费用率提升等原因,第一季度利润小幅下降。而宇通客车也将把补贴款58.6亿中的27.1亿元用于直接冲减应收账款。

虽然公司在年报中称其新能源客车持续保持领先地位,纯电动客车市场份额累计高达80%,排名第一,并批量进入合肥、上海、南昌、南京和昆明等市场。但对其新能源汽车的产销数量及由此带来的利润,安凯客车却只字未提。内部的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目前安凯客车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主攻方向是纯电动客车,虽然纯电动客车的利润率可以达到20%—30%,可产品的价格差异却很大。其中“整车”的价格则大概在150万元左右,而未装配电池的“裸车”价格则约为110万元。由于安凯客车在新能源汽车的核心——电池业务上,并没有多少好消息传来,因而公司目前出厂的纯电动汽车的电池主要依赖向外购买,或直接在客车的使用地向电池厂租赁。也就是说,110万的“裸车”销售成了公司新能源汽车的主力军,而该项业务带来的盈利空间,也无疑会被大打折扣。

近年来利润持续飙升的长城汽车也曾经披露,其历年来来自政府征税减免等优惠总额,分别为2010年为5.8亿元,2009年为3.4亿元,2008年为9726亿元,占到各个阶段净利润的比例最高超过三成。

安凯客车

新能源客车的利润低于预期恐怕已让近来醉心于安凯客车的股民略感失望,而这背后更为重要的是,在电池、电机与电控这三项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零部件中,电机与电控的技术壁垒都在逐渐被瓦解,安凯客车迟迟难给力的电池却是未来新能源汽车竞争的着力点所在。

江淮领跑新能源汽车补贴

4月24日,安凯客车也紧跟两家客车企业的脚步,收到安徽省财政厅《关于下达2016年节能减排补助资金用于新能源汽车推广补助清算资金的通知》,根据该通知,安凯客车将收到合肥市财政局转拨支付的公司2016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补贴款84,772万元。

有券商分析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目前从事新能源客车生产的两大主力就是中通客车(000957.SZ)与安凯客车,虽然两家的业务表现皆乏善可陈,可在《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即将出台的背景下,市场还是会对这个新能源的概念有所追捧。但从长期来看,投资者应当是注意规避风险。

近年来,在政府大举推广新能源汽车的背景下,企业也获得了新能源汽车相关各类补贴。近日一些车企披露了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政府补贴动向。

相比起前面两家客车企业,安凯客车在2017年中的近利润下滑颇高,安凯客车在2017年实现营收54.48亿元,同比增长14.54%,净利润亏损2.3亿元,同比下滑548.2%。

出口下滑74.67%

江淮汽车是近年来汽车业内取得新能源汽车政府补贴大户。据江淮汽车近日披露,公司去年继续加大新能源汽车研发及产业化推广,根据国家《私人购买新能源汽车试点财政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公司近期收到合肥市财政拨付的部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补助款,合计高达1.12亿元。

此次收到的补助资金将直接冲减安凯客车已销售新能源客车形成的应收款项。该项补助资金的到账,将改善安凯客车的现金流量,减少融资成本,对经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

仍领出口增量补贴

合肥是国内5个新能源汽车私人购买试点补贴城市之一。按照国家政策,每辆纯电动轿车可获得最高6万元的补贴。据了解,近两年来,江淮汽车在私人领域实现推广纯电动车1585辆,推广总量全国第一。去年,江淮汽车约有4000辆新能源汽车投入市场示范运营。江淮计划,到2015年形成10万辆纯电动车产能,进入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前三名。

小结:

本报在3月7日的C3版报道《安凯客车年报出错
正负号之误致海外收入“被增长”》中曾指出,安凯客车2009年年报错把“-74.67%”的出口收入写成了“74.67%”。负号之差,造成了出口收入“被增长”的尴尬。

在新能源汽车的研发领域,国家也有额度颇大的补贴政策。据中通客车本周披露,该公司“插电式混合动力与纯电动商用车技术开发项目”入围国家新能源汽车产业技术创新工程财政奖励资金范围,获得奖励资金总额8000万元,将对2013年度利润产生积极影响。安凯客车也有一个“纯电动客车全新车型技术开发项目”入围上述项目,同样获得了8000万元的补贴。

根据2017年四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2016年度新能源汽车补助资金清算工作的通知》中的要求,申请2016年新能源汽车推广补贴的企业,需提交2016年度(如2016年1月1日-2016年12月31日)中央财政补助资金清算报告及产品销售、运营情况,包括销售发票、产品技术参数、车辆注册登记信息等信息;并指出,非个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申请补贴,累计行驶里程须达到3万公里,目前行驶里程尚不达标的新能源汽车,应在达标后申请补贴,补贴标准和技术要求按照获得行驶证年度执行。

貌似一次笔误,但上述财务分析人士却继而指出,安凯客车在2009年还领取了56,000.00元的出口增量补助。一般来说,出口增量补助是政府部门鼓励出口的一种财政手段,而“增量”对比的是往往本会计年度相对于上一会计年度的增长额。安凯客车09年取得的“出口增量补贴”有可能是依据错误的数据申报的,那么公司就有退还的义务。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一直存在“补贴生产还是补贴消费”的争论,此前包括私人购买补贴在内,都是将补贴给予企业,再在价格上优惠给消费者。这种方式方便管理,但相对难以直接刺激消费积极性,也容易让车企以技术创新的名义争取补贴。从实施效果来看,类似江淮这样能够推广上千辆纯电动汽车的企业还不多。

笔者相信一定有不少新能源客车企业满足了以上的补贴要求,此次补助资金的发放也一定程度的缓解了不少新能源客车企业的资金压力,对新能源客车行业的发展产生积极作用。

截记者发稿时,记者以电话、短信、书面采访等方式多次联系公司董秘汪先锋,但都未得到对方的回应。

近日,上海等地通过给予消费者大额补贴及免摇号上牌等更为市场化的措施,则有效提升了纯电动家轿的需求量。比亚迪总裁王传福近日更是直言,车企要实现新能源汽车产业化,归根到底不能靠补贴,而需要依赖有效的商业模式。比亚迪通过借助财政补贴和银行金融支持,推行“城市公交电动化解决方案”的新模式,使出租车公司和公共汽车公司能够实现“零元购车、零成本、零排放”。


2018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生态大会火热招商中!

2018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生态大会将于5月11日-12日在郑州举行。本届大会以“新能源汽车2.0时代”为主题,围绕政策2.0、运营商2.0、乘用车2.0、售后服务2.0、整车开发2.0、动力电池2.0、零部件2.0展开。基于此会汇聚身处“新能源汽车2.0时代”的产业链各方人士,共商新能源汽车发展大计!联系电话:0755-22917542。点击进入快速报名通道>>>

相关文章